• 深度-火箭夏季运作分析:续戈登?小里留得住吗

    2019-05-12 14:32:19

    去年输掉西决抢七后,今年火箭面临相似的命运,薪资专家鲍比-马克思从薪金角度分析了火箭的休赛期运作。 以火箭的薪金现状,即便莫雷长袖善舞,球队也没机会招募球星。詹姆斯

      去年输掉西决抢七后,今年火箭面临相似的命运,薪资专家鲍比-马克思从薪金角度分析了火箭的休赛期运作。

      以火箭的薪金现状,即便莫雷长袖善舞,球队也没机会招募球星。詹姆斯-哈登的超级合同即将生效,克里斯-保罗的年薪高达3850万,火箭进入自由市场时,薪水只低于奢侈税线万。哪怕火箭阵容掏空,就剩保罗、哈登,他们也只有2200万的空间,不可能找到取代埃里克-戈登、PJ-塔克和克林特-卡佩拉的人,这还不算空着的整条板凳席。

      乐观看,火箭这套首发阵容和卫冕冠军打得非常焦灼,只不过他们要面临如何在更苛刻的条件下打造替补的问题。留下来的替补只有内内在季后赛获得上场时间。至于克里斯-齐奥扎、迈克尔-弗雷泽、加里-克拉克、伊塞亚-哈尔滕施泰因都跑去发展联盟混。火箭也没有首轮或者次轮签淘宝。

      除了避税,达雷尔-莫雷的最佳运作就是在12月底得到奥斯汀-里弗斯,三周后又签下法里埃德,两位老将都是被买断后的低风险签约,在保罗、卡佩拉的受伤时起到救火作用。

      由于两人签的是一年合同,火箭只能用非伯德条款续约,最多开出260万(里弗斯)和280万(法里埃德)的起薪。丹纽尔-豪斯同样如此,他也只有非伯德条款,合同起薪不会超过200万。

      香波特和杰拉德-格林则有伯德条款,火箭可以超帽签约,操作比较自由。香波特的时间从国王时期的26分钟跌到季后赛(4场)的10.6分钟。格林连续签下底薪合同,现在获得早伯德权,火箭最多可以给这位33岁的老将一份起薪970万的合同。格林在季后赛的时间也缩水了。

      除非交易清理薪金,或者内内跳出380万的选项,火箭只有570万的奢侈税中产特例和底薪特例可用。火箭在使用这些特例时,还要注意两个问题:如果避税,以及没有可用的特例向次轮秀或者落选秀提供超过2年的合同。

      完全使用奢侈税中产,再用底薪填满阵容,火箭将超出奢侈税线万。不过火箭本赛季开打前还超线万的奢侈税罚款,最终莫雷通过季中交易成功避税。

      2018-19赛季的7笔交易不仅帮助火箭避税,还给球队带来9个交易特例。这些特例最小只有95.5万,最大的360万,可以用作交易或者认领球员,但不能直接签约球员。

      2019-20赛季,火箭要给哈登、保罗7700万,火箭还有4名可交易的球员:戈登、塔克、卡佩拉和内内(假如执行合同)。戈登、塔克、卡佩拉都是性价比很高的合同,交易他们只能创造有限的薪金空间,也不可能围绕灯泡组合打造更好的配角阵容。

      2016年前,戈登4年5300万签约火箭时,大家担心他会像同年拿到大合同的罗尔-邓、俾斯麦-比永博、所罗门-希尔一样成为球队负资产。当时戈登刚和鹈鹕结束5年合同,因伤缺席170场比赛,每年平均出勤44场。

      戈登即将进入合同年,他在去年夏天就符合提前续约条件,有资格拿到一份3年5250万的合同。现在火箭仍可以提供一份4年7560万的合同。

      戈登也有这个筹码:保罗、哈登、卡佩拉一年要拿走接近1亿美元,失去戈登,他们也只有980万的全额中产可用。如果火箭开出报价,戈登需要权衡是否冒险试水2020年自由市场。2020年自由市场球员水准并不算突出,届时工资帽预计高达1.16亿美元。

      5名球员要拿走1.14亿,火箭没有什么运作空间。因为火箭不愿意交奢侈税,他们的选择只剩鸟权续约香波特或者用底薪和中产特例签人。保守估计,他们的薪水要触到奢侈税线

      火箭有4名球员的合同是非保障,只有哈尔滕施泰因的合同设置了触发日期:哈尔滕施泰因的合同有70.8万保障,剩下的一半会在7月16日后转为保障。

      加里-克拉克剩余合同有70.8万受保障,克拉克本赛季出场不足36场,无法拿到全额保障(140万)。

      火箭将在6月30日前提交一份一年187万的资质报价合同,让丹纽尔-豪斯成为受限自由球员。豪斯打了7场季后赛,场均20.1分钟,但命中率只有29.7%,三分25.8%,相比常规赛下滑明显。

      火箭可以用570万中产特例的一部分或者非鸟权续约豪斯,如果使用后者,最多不超过200万。尽管火箭拥有优先匹配权,但他们既要避税,又只有非鸟权。比如鹈鹕给豪斯提供一份3年1800万的合同,火箭就无能为力,他们的中产特例只有570万。

      哈登的合同也可能有变化:2017年哈登提前续约时,是按照预计工资帽1.09亿计算,如果2019-20赛季工资帽出现浮动,新合同的实际年薪也会变动。

      内内要在6月30日之前决定是否执行价值380万的球员选项,如果他和其他球队底薪签约,预计要损失130万。

      如果哈登被交易,他的交易奖金将作废。尽管哈登的合同带有15%的交易奖金,但由于哈登的年薪已经是顶薪,这份奖金自动失效。

      火箭2018-19赛季的薪水将低于奢侈税线万,如果火箭得到一名带有交易奖金的球员,火箭薪水将超越奢侈税线。

      为了避税,火箭在4笔单独的交易中贴上467万现金,从现在到7月1日前,火箭在交易中最多送出56.5万现金。但火箭可以在选秀大会用现金购买次轮签,这笔交易要在7月7日正式生效,现金配额算作2019-20赛季。

      为送走布兰登-奈特,火箭搭上了2019年首轮签,火箭必须在7月1日后才能交易2020年首轮签。

      除了戈登,塔克和内内(执行选项)也有资格提前续约。塔克最多可得到2年2300万的提前续约合同,目前塔克的合同还剩2年1640万,如果提前续约,2020-21赛季的796万必须全额保障。